爆发吧少女心!

主更少女漫/BG。
CP超杂,冷热不定,而且还不更新,追粉小心。

【DTB 黑银】依存症候群

 

没有办法回答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份感情并不是爱。
严格而言,并不是“爱情”。

即使如此,他并无法否定,银的意义或许已经超越自己生命的可能性。
在少女无感动,如同死水般、却又无比清澈的眼神中映射的自己,就是如今他唯一存在的意义。

黑之死神,李舜生,黑。
在这世界上最后、也是唯一的羁绊,其名为银。
就只是这样而已。



起初,银的改变相当缓慢。出于自己而非组织的意志对他伸出援手,那大概是最早的时间点。借由她违反本能而送进墙内的观测灵,让他即时脱离了危险。接着,随着任务的增加、日子的更迭,最终在墙内当黑选择既非人类也非契约者的中间之道,徬徨于真实,以及对过去的追悔,向他伸出援手的也是银。

随后,失去所有伙伴的两...

【一露+织】Hey My Summer Days

* 2010.06.04
* 一露+织姬的夏日小物语
* EVA捏他有
* 轻松小品
---



[ 帰り道 / 回家路上 ]

黑崎一护觉得这个夏天漫长得过分。像是铁轨一样,长长的延伸到远方去,连结着哪个遥远的国度。炙热的空气覆盖着街道,像是某个中年妇女一个锅盖盖了下来,闷烧晚餐的菜肴。

没有风的街道让人窒息。他暂时只能用痴呆的眼神看着前方。

说穿了,对终点望眼欲穿也不过就是这个程度而已吧。

[ 荷物 / 累赘 ]

露琪亚整颗头埋进他的肩窝,像是被夏天谋杀的某具尸体,不停嗫嚅的嘴巴里没有吐出任何具体的句子,只是一直...

【夏露】巷的影子,澡的灵感,花的纹路,梦的忧伤

 


  01.巷的影子

  你的脑中一片空白。思绪像耳鸣声一样被杂讯充斥,众人的叫喊隔着一层膜,在很远很远之外的地方。他们的哭喊,留下的眼泪,以及他们所注视的方向。你疑惑,低下头,然后又忍不住朝着最喧闹的地方望过去。熟悉的金髮女孩就如最初认识一样泪腺脆弱,她抱着她自己,压抑着声音在哭。

  你很难去说明你此刻的感受,即将死去的露西在最后颤抖着伸出左手触摸还活着的露西右手背的纹章,然后温柔地拥抱了哈比。她曾经欲言又止地传达了来自未来的传言:你们所有人抛下她先行离去,而她为了你们继续冒险,忍着寂寞,耗尽所有的力气,穿越悲伤来到你们面前。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的心脏像是被谁...

【茧音】失去生命的生命体,会有什么伴着入睡

* 连载305突发

* 2007.12.22

---


304.

生气了。

方才注视着那个应该称为父亲的男人的背影的那一刻,她难得气恼。

为什么……总是不理她呢。为什么总是不理不睬。 (即使如此自己在知道十二番队队长被派来虚圈时,那个兴致高昂的背影所说的“跟上来,音梦。”依然被确实遵守了。)


所以现在承受那种撕裂般的痛苦她所望着的,依然是他吗?


“……茧、利……大人。”救救我。喊着他的名字,她有些慌。只是虽这样想着,内心却出现矛盾的句子。他会救她吗?还是……放弃她,重新再制作一个?


是放弃了吧。...

【茧音】燃烧

 *2007.06.17

---


1.born
 

想说的话,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


她在面对这世界的第一个瞬间,就已然失去什么。至于失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其实她说不准,更不知道这个已经失去了的自己,该如何去描述。


一开始拥有的,只有冰冷的台子,冰冷的光线,以及冰冷的声线。


连自己是谁这种句子,也似乎都没有问出口的必要。失去成长的曾经,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是为了辅佐一个执着于实验的男人而出生。


辅佐一个她应该称呼为父亲的男人。


但似乎只是个很简单的程式设定,她明...

【茧音】别野

 


  01.

   “……事实证明,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而已。”

   “喔,那还真要感谢你多嘴呵。”

   皮笑肉不笑地说完,涅茧利回身走出京乐春水的视线。


   花时间听那家伙说话,我今天还真是有病。他想。

   这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只是在浪费生命。


   02.

   她梦见了一个天空与地面都万分澄澈透明的世界。她站在世界的中心点,粉橘色的天空中,一片片高积云被风吹动着,缓慢地吹拂而过。她站得笔直,双手覆在股间,就如同她一直以来站在那个男人身后的姿势,...

【乌织】活水

 
 
  01、
 
  最开始,只是想要跨过去而已。
 
  *
 
  她仔细地盯着乌尔奇奥拉的脸看。苍白的脸上画着暗绿色的泪痕。眉宇间似妆的花纹让他看起来像是随时都有烦心的事,也让男破面总是淡然无反应的脸上,多了几分人的味道。
 
  “在看什么。”男人视线转向她,以低沈的声音询问。
 
  几天之前她还怕过那个声音,但现在的井上织姬,却能半跪在沙发上,脸蛋也堆满了笑。她微微歪头,发出嘿嘿的笑声,“在想,乌尔奇奥拉,长得很好看呀。”
 
  “呵。”乌尔奇奥拉从喉咙哼出轻蔑的笑意,“以妳们人类的标准,我难道不是怪物吗。”
 
  “哪有……”织姬噘嘴,将下巴埋在沙发的上缘,“乌尔奇奥拉有很漂亮的黑色头发……像我这样,...

【巴奈】Make A Wish

  


  那是在御影离去后约莫三四年的事。更详细的时间想不起来了,只记得是一个很温柔的下午。他如同几年来的习惯,代替离去的土地神坐在堂后,用端正的字迹写下前来祈愿的人们的愿望。被虔诚的许愿声给温暖了心,不自觉表情也柔软了起来。
 
  所以才会埋怨那个始终不回来的男人。这些许愿的声音,他听见了吗?
 
  ……如果有的话就不会从来不曾响起回来的步伐跫音。
 
  巴卫蹙眉。略带邪气的细眸不满地眯着。但这样的情绪却简单的只是为了那些人们的愿望被耽搁而起;代表冷酷的薄唇紧抿也是为此不平。
 
  忽地自窗外远处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巴卫侧耳倾听,是稳定柔软的步伐,属于人类的女性。渐渐的随着步伐靠近可以...

【巴奈】不要长大

  

  Don't grow up


  “说到底也不过是只怕寂寞,受了伤的狐狸而已。”
  
   被指着鼻头这样定语的巴卫有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奈奈生跋扈地指着他的鼻子,就差没有顺手扯扯他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来证实自己说法。她靠得他好近,近得让他浅色的瞳孔被她认真的面容全数占据,塞不下其他东西。
  
   或许连悲伤和些许的痛苦都会被她的影像给彻底排挤。
  
   直到这个时刻不得不正视她笑起来如此漂亮的面容,才有这么一点明白,眼前这个人类在此刻以及未来,会于他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霸占生命里多么重要

【朝朵】终期


  01.
  
   欧朵已经不再动了。
  
   黑濑洋子睁大眼睛,躲在妈妈的身后,看着椅子上的粉发少女垂下眼睑,安祥的样子就像此刻她只是在作着美梦,待会儿就会醒过来似的。洋子看得好专注,几乎像是要将那最后的画面铭刻在意识最深处一样,但妈妈轻轻推着她,要她往前走,“再靠近欧朵一点点也没关系呦。”这样说着的时候,洋子摇摇头,小手紧抓着妈妈的裙摆,又往妈妈身后躲了一点。
  
   欧朵依然安静而和蔼地睡在那里。
  
   她的面容微微带着笑,就像洋子第一次看到她时那样。她曾经用愉快的声音轻呼洋子的名字,沉重却温暖的手掌拉着洋...

©爆发吧少女心! | Powered by LOFTER